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Diana的博客-密西根湖畔的书桌

 
 
 

日志

 
 
关于我

从外表来看,一定有一点粉红或玫瑰红或桃红的衣饰。 从谈吐来看,上过一些学,读过那么些书。 从性格来看,有倾听的耐心,也有拍板的果断。 从爱好来看,专一而热烈地喜欢读书。 从文字来看,基本上能知道这是个什么样的人。

网易考拉推荐

耶鲁法学院教授笔下“神威”的中国妈妈  

2011-01-13 14:52:11|  分类: 教育环境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华尔街日报》看到一篇题为"Why Chinese Mothers Are Superior"(为什么中国妈妈们都超级厉害)的文章,是耶鲁法学院的一个华裔教授Amy Chua写的,她从小在美国长大,是两个女儿的母亲,这篇文章是她的一本新书的节选,用的是总结中美家庭教育模式差异的口吻。我相信每个人看后会有不同的感想,我先大致把文章的主要意思翻译出来(括号中是我的注解):

很多人好奇为什么中国父母们总是培养出典型成功的孩子,他们很奇怪这些父母怎么总能制造出数学和音乐的天才,他们想知道中国家庭的内部运作,以及自己能否也试上一把。好吧,我很清楚这一切,因为我已经这么做过。这些是我的女儿Sophia和Louisa永远不能做的事情:
  • 在同学家留宿(sleepover,这是美国孩子很普遍的一种玩的方式。相熟的家庭之间,你家孩子来我家住一晚,我家孩子去你家住一晚,孩子非常喜欢的)
  • 和同学玩(playdate,两个或几个孩子约好了一起玩,是美国孩子交往的更为普遍的方式)
  • 参加学校演出 (School play,常是全体学生都出席的)
  • 抱怨不能参加学校演出
  • 看电视和玩电脑游戏
  • 选择自己的课外活动
  • 取得任何A以下的成绩
  • 不是每个科目的第一名,体育和戏剧课除外
  • 玩弹钢琴和拉小提琴以外的任何乐器
  • 不弹钢琴或拉小提琴

我在这里提及的“中国妈妈”是广义的一个词,我知道有些韩国,印度,牙买加,爱尔兰和加纳妈妈也可以归纳在“中国妈妈”的行列里。另一方面,我知道有些华裔妈妈,特别是在西方出生的,由于自己选择或者其他原因,并不是真的“中国妈妈”。我提及的“西方父母”也是广义的,包括各种各样的背景。

无一例外,西方父母觉得他们很严格,但和中国妈妈相比,根本不及万一。比如,西方朋友觉得让孩子每天练习乐器30分钟已经是很严格地要求他们了,一个小时就最多了。但对一个中国妈妈来说,第一个小时是很容易拿下的,而第二和第三个小时才是严格。

尽管我们很反感提及文化的陈腔老调,但的确有研究表明中西家庭教育模式的显著差别。有一个面对50个西方美国妈妈和48个中国移民妈妈的调查,几乎70%的西方妈妈说“强调学业成绩对孩子并不是好事”或者“父母应该强调学习是有趣的”。相反,几乎0%的中国妈妈有同感。大部分的中国妈妈说她们相信自己的孩子是“最好”的学生,“好的学业成绩反映了成功的教育方法。”她们还认为如果孩子的学习成绩不行意味着“有问题”,家长“没有做好自己的工作”。其它一些研究表明,中国父母每天花在督促孩子学业上的时间是西方家长的10倍。与此形成对比的是,西方孩子更多参与的是各种运动队。

中国父母认为除非你擅长某事,否则无乐趣可言。要擅长某事,你非得努力学习不可,而孩子是永远不会自动想努力学习的,制服他们的私心偏爱是最关键的。因为孩子会抗拒,所以父母的坚韧是必需的。通常在开始的时候是艰难的,往往在这时候西方父母就放弃了。但如果做得好,中国策略会产生良性循环。顽强地练习,练习,练习是做到优秀的关键。死记硬背在美国被低估了。当一个孩子在某方面取得优异的成绩--不管是数学,钢琴,投球或者芭蕾舞--他们就会得到赞美,羡慕和满足。这让孩子建立自信而且让那些曾经没有乐趣的活动变得有乐趣起来。这样,父母让孩子继续努力学习就容易一点了。

中国家长能克服美国家长所不能克服的障碍。我小的时候有一次,应该不止一次,在我对妈妈极其无礼的时候,我爸爸发火用老家福建话骂我“垃圾”,这很有用,我感到很害怕并为自己的所作所为感到羞耻。不过这没有伤害我的自尊,我知道爸爸对我的期望有多高。我自认并不象垃圾一样没用。

作为成人,我对Sophia也做过同样的事情。有一次她对我极其无礼,我用英语骂她“垃圾”。当我在一个晚宴上讲到这件事的时候,我立刻被大家排斥。有一位名叫Marcy的客人难过得流泪,并提前离席。主人,我的朋友Susan不得不花功夫让我重新被其他的客人接受。

事实上,中国父母们能做一些西方父母无法想像,甚至可以诉诸法律的事情。中国妈妈可以对她们的女儿说“嘿,胖妞,该减肥了”,相反,西方父母会小心翼翼地在问题边上游移,谈一些“健康”的概念而绝不提及f (fat,肥胖))开头的字,而他们的孩子最终还是落到要去看饮食异常症,或者以难看的形象示人。(我有次听一个西方爸爸向成年女儿祝酒,称她“美丽和难以置信地能干”,而他女儿后来告诉我这让她感到象垃圾)

中国父母能命令他们的孩子一定拿A, 而西方父母只能请他们的孩子尝试做到最好。中国父母可以说“你真懒,所有你的同学都跑在你前面了”,相反,西方父母要为自己关于成功的感觉而内心纠结,并自我说服自己不会为孩子将来如何而失望。

我曾花了很长时间苦苦思索为什么中国父母可以断然地做这些事情,我觉得中西家庭教育的理念上存在三大不同:

第一,我留意到西方父母特别注意保护他们孩子的自尊。他们担心孩子面临失败所会产生的感觉,他们不断安慰孩子自己是如何地能接受考试或者演奏上的平庸表现。也就是说,西方父母很关心孩子的心理。中国父母却不是。他们预设坚强,而不是脆弱,所以他们的做法非常地不一样。

比如,如果一个孩子拿了个A-的考分回家,一个西方家长多半会表扬他,而中国母亲则惊惶失措并责问哪里出什么错了。如果一个孩子拿了个B的考分回家,一些西方家长还是会表扬这孩子,其它西方家长可能和孩子一起坐下谈,表示自己的不满,但他们会非常注意不让孩子感到自己是不行的或者不安全的,他们也不会用“愚蠢,没用,丢脸”这些词汇去说自己的孩子。私底下,西方父母会担心孩子没考好,厌恶某一科或疑虑某个课程甚至整个学校是否不对劲。如果孩子的成绩不能提高,他们最后采取的做法可能是约见校长,挑战这科目的设置或者老师的教法。

如果一个中国孩子拿B的考分--其实这永远不会发生--中国父母先会有一场大喊大叫乱扯头发(可以翻译为歇斯底里了)的爆发。然后绝望的中国妈妈拿出成十上百的测验练习,和她的孩子一起磨,要多久磨多久,直到孩子考到A为止。

第二,中国父母相信他们的孩子欠了他们债,原因不明,不过这可能是儒家提倡的“孝道“和父母自感为孩子做出许多牺牲两方面因素结合而引起的。(中国妈妈身在战场,投入大量时间辅导,培训,审问,跟踪/偷窥孩子倒是真的--这个括号中是作者原话)总之,共识就是中国孩子要听父母的号令,让他们自豪,以这样的方式终生地还债给父母。

与此对比,西方人是没有孩子终生亏欠父母这样的观念的。我先生Jed(从作者女儿的照片来看,Jed是一个西方人)其实持相反的想法,他说:“孩子没有选择他们的父母,他们甚至没有选择出生。是父母把生命强加于他们,所以父母应该负责提供他们的所需。孩子不欠父母任何东西,他们的责任是为他们自己的孩子负责。”西方父母和孩子之间这样的关系让我吃惊。

第三,中国父母相信他们知道什么是对自己孩子最好的,所以他们不惜抹杀属于孩子自己的渴望和爱好,这就是为什么中国女孩不能在高中交男朋友而中国孩子为什么不能参加留宿的夏令营,也是为什么没有中国孩子敢对他们的妈妈说:“我在学校戏剧中担任了一个角色!我是路人甲,每天从3:00到7:00要在学校参加排练,周末我需要你接送一下。”如果哪个中国孩子想试着说这个,只有上帝能帮助他了。

别误会我的意思:中国父母不是不关心他们的孩子,恰恰相反,为了孩子他们甘愿付出一切,只是他们采取的是完全不同的父母之道。

这里有一个中国式高压的故事。露露(作者的女儿Louisa)7岁的时候在学两种乐器,她正在练习一首法国作曲家Jacques Ibert的“The Little White Donkey"。这曲子很可爱,你可以想像一只小驴子跟着主人在乡间路上慢悠悠地走着,但对低龄孩子来说,这曲子非常难弹,因为两只手要分别弹不同的节奏。

露露做不到,我们不停地练了一个星期,每只手分开来练,一遍又一遍,但每当我们让她两只手一起弹的时候,一只就不由自主跟着另一只变化,于是一切都弄糟了。最后,露露要上课的前一天,她恼怒地宣布放弃并跺脚而去。

“回到钢琴这里来,现在。”我命令道。
“你不能强迫我。”
“噢,我能。”

回到钢琴边,露露开始要我的好看了,她又敲又打又踢,并抓起琴谱把它撕烂。我把琴谱贴了起来并做了塑封,这样永远不会被撕烂了。然后我把露露的娃娃屋子扛到车上,告诉她如有果明天之前她不把这首曲子弹好,我就把这玩具捐献给救世军。露露说:“你不是要去救世军吗,干嘛还站在这里?”我威胁她不能吃午饭,晚饭,没有圣诞节礼物,2年,3年,4年没有生日礼物。当她依然弹错,我说她是存心让自己狂怒,因为她内心正悄悄地害怕自己做不到。我让她不要再懒惰,也不要做胆小鬼,不要再自怜自艾下去了。

Jed把我带开一边,让我不要再侮辱露露了--而我根本没有,我只是在激发她--他说恐吓露露是没有用的,或许露露只是掌握不了这技巧,或许她的协调能力还没发展到这个水平,我有没有考虑到这个问题,云云。

“你只是不相信她,”我反驳。
“才怪,“Jed说:“我当然相信她。”
“Sophia在露露这个年龄就能弹这首曲子。”
“但露露和Sophia是不同的人啊,”Jed指出。
“不,不是因为这点,”我说,并瞪着他,“每个人都有其特别之处”,我刻薄地学舌,“就连失败者也有他们的特别之处。好了,不用你动一个指头,我打算要斗多久就斗多久,我乐意做歹人,你大可以做好人,给她们做煎饼,带她们玩美国游戏。”

我卷起袖子回到露露身边。我用尽能想到的所有武器和方法,从晚饭到夜里,我不让露露离开琴凳,不能喝水,甚至不能上洗手间。家变成了战场,我失声大喊,但露露依然只有退步,最后连我都犹豫了。

突然,毫无预见地,露露做到了。她的手突然能合作了--左右手各自弹着不同的节奏--就像应该做的那样。

露露和我同时意识到这点,我屏住呼吸,她又特地试了一遍,然后她更自信更流畅地弹下去了,节奏依然在那。一瞬间,她满脸兴奋。“妈妈,看--这很容易!”此后,她反复弹呀弹呀,不肯离开钢琴。这晚,她跑来和我同睡一床,我们亲密地相依相拥。几星期后,她在独奏会中弹这首曲子,其他家长对我说:“露露弹得多完美啊!”

就连Jed也觉得我做对了。西方父母过于担心孩子的自尊了,但作为家长,让孩子放弃其实才是对他们自尊的最大伤害。反过来说,你觉得自己不能做到某事,然而你做到了,这才是建立自信的最好方法。

坊间有很多书把亚洲妈妈们描述成诡诈,冷淡,要求过分,毫不关心孩子的真实兴趣的人。而中国人则暗自认为他们比西方人更关心孩子,更愿意为孩子牺牲,而西方人则心甘情愿看着他们的孩子没啥出息。我想,双方都存在着误解。所有好的父母都想做对自己孩子最好的事情。中国人只不过对怎么做有完全不同的想法。

西方父母尊重孩子的个体,鼓励他们追求自己真正的所好,支持他们的选择,给予他们正面的鼓舞和有益于成长的环境。相比之下,中国父母则相信保护孩子的最好方式是帮助他们为未来做好准备,让他们看到自己能做到什么,让他们拥有技能,工作习惯和内心无人可动摇的自信。


在美国生活两年多,华裔家长和西人家长我都接触过一些,华裔家长对孩子的学业的确是比较注重的,在家加码学数学和勤练乐器的自然也是有的,各种考试成绩高的相当一部分是华裔,所以,坊间觉得中国妈妈有一套,大概就是这么来的。不过,我从未听说过身边有作者所说的“中国妈妈”,我所见到的中国家长和美国家长有很多共通之处,比如关心孩子的兴趣和快乐,注意保护孩子的心理感受,参与学校的活动和各种运动等等;而且我倒不觉得西人家庭很羡慕华裔学生是考试圣手,并认为这就是一种成功。

文章中对中美家庭教育观念三大差异的总结多少有些道理,不排除有些人心中有这样的想法。不过如果我们是以此而让世人印象深刻,我会觉得很遗憾的。事实上,越来越多的中国家长拥有开放的思想和世界性的目光,能融合中西方的教育理念,调整自己家庭教育的步伐。这些现代中国家长们做孩子的朋友而不是债主,听孩子的心声而不是颐指气使,陪伴孩子成长而不是家长专制。他们重视孩子价值观的形成,希望孩子为自己,也为社会负起责任,他们教导孩子思辨,而非人云亦云随波逐流,他们鼓励孩子坚持但懂得放弃有时意味着拥有,他们告诉孩子除了结果,过程本身就是一种乐趣......

反观这位母亲,不论她多有名气,她的女儿在哪个殿堂弹过多么难的钢琴曲,取得多优异的考试成绩,不论她说得多么好听:让孩子有将来成功的能力,让他们为自己感到自豪,在字里行间我还是看到了难以让我认同的几点:她用自认为“成功”的标准去要求孩子,并认为这是在建立孩子的自信,给予孩子幸福;她喜欢控制和强迫孩子,并认为这是一种"锲而不舍"的美德,她认为羞辱孩子威胁孩子其实没有西方人担心的那么可怕,称孩子其实了解父母心中对他们的最高期望,然而其实孩子是屈服在她的不顾一切下。我感觉不到她对孩子情感安全的重视,更看不到民主和自由,独立和尊重在这个家庭中是否存在。她实际上非常害怕孩子将来不能出人头地,归根结底是她自己的幸福观的问题。 

我的同学群中也因这篇文章引发了一些讨论,我节选其中一海归同学的感言和一位美国同学引用的诗来做为这篇文章的结尾:

对于人口众多的中国家长(无论样本来自大部分普通与否、中产与否的国内家庭,还是小部分移居海外的新移民家庭,或者已经扎根海外多年的华人家庭,还有海归、海待等等类别),Amy Chua的文章所列举的Case表面好像颇为写实:学奥数、钢琴考级、禁止电脑游戏... 多么似曾相识的场景!作为新移民在上海,儿子从6岁回国,转眼成了Teenager,就读过香港人办的国际学校、也试过英国所谓贵族国际学校,最新选读本地上海中学的国际部,我感受上海本地和国际化教育的异同和利弊,既是当事人、也当观察员,作为中国式家长我非常欣慰陪伴儿子成长,我还是觉得国内的中国家长还是很宽松很正面的,虽然学生的人生价值观不可避免带有当下中国特色和烙印,绝大部分孩子还是很阳光很自信的,我私下认为WSJ该文章对于中国家长和西方家长的Side-by-side Comparision 和试图的深层次心里分析其实过于表面、武断、甚至异常极端。
 
可能受所谓全球化浪潮推波助澜,就业压力、物价飞涨、环境变差,我们这一代中国家长或多或少都有点焦虑感(西人难道可以幸免吗?),也许也会部分传导到下一代教育的规划、执行、评估上,但鲜有这么过分、这么歇斯底里的吧?真诚的感受中国这么30年的经济崛起带来的自信、开心的体验为人父母的乐趣、感慨小孩突飞猛进的长大进步而自己日渐步入中年,这是我身边绝大多数中国家长的写真,焦虑的背后有宽松、进取的深处是中庸,老外看不懂中国貌似统一的人生价值观背后生活样本的多元化!舆论对家长善意的提醒是有价值的,对中国和西方双方都一样。
 
On Children
by Kahlil Gibran

Your children are not your children.
They are the sons and daughters of Life's longing for itself.
They come through you but not from you,
And though they are with you, yet they belong not to you.

You may give them your love but not your thoughts.
For they have their own thoughts.
You may house their bodies but not their souls,
For their souls dwell in the house of tomorrow,
which you cannot visit, not even in your dreams.
You may strive to be like them, but seek not to make them like you.
For life goes not backward nor tarries with yesterday.

You are the bows from which your children as living arrows are sent forth.
The archer sees the mark upon the path of the infinite,
and He bends you with His might that His arrows may go swift and far.
Let your bending in the archer's hand be for gladness;
For even as He loves the arrow that flies,
so He loves also the bow that is stable.

欢迎引用Diana的博客,请保留本博客链接:http://deskbylakemichigan.blog.163.com



记于2011年1月12日
最高-3度,最低-12度。昨天下了大半天雪,窗外又重新变成银装素裹了,今天有很好的阳光。在芝加哥地区,冬天下雪是常态,可是今天美国49个州路面都有雪,也就是说,美国的“广州”都下了百年不遇的雪。

谢谢淳子,Cheeho,  优美丹,小辣椒,美少女,虹格格等一干亲爱的童鞋们

  评论这张
 
阅读(1578)| 评论(5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